湖南:郴州把养老服务做成高水平的产业_地方养老_行业资讯__养老网_九庚养老网

湖南:郴州把养老服务做成高水平的产业

2020-11-20 来源:郴州日报

核心提示:2019年5月,我市启动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申报工作,并出台了《郴州市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工作方案》等一揽子改革

2019年5月,我市启动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申报工作,并出台了《郴州市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工作方案》等一揽子改革措施。在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下,我市结合实际,创造性开展改革试点,形成了有郴州特色的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新模式,民政部办公厅和财政部办公厅联合发文公布第四批中央财政支持开展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地区验收成果,我市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试点工作被评为全国优秀,并以全省第一、全国十佳的优异成绩荣获国家专项奖励。本报记者对此持续关注,为您梳理来自基层的创新创造和鲜活故事,并广泛收集各方意见建议,为进一步深化改革提供参考。

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健全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全面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实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

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在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强力推动下,我市在这方面已经迈出了坚实步伐,但是仍然有一定差距。主要表现在思想观念陈旧、社会化投入不足、供需对称性存在较大差距、专业性服务人员较少且管理不规范,等等。

夕阳无限好,人间重晚晴。如何解发展瓶颈,实现养老服务高质量发展,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课题。


更新观念、提高认识:正确认识居家和社区养老重大意义

充分认识居家和社区养老的巨大需求和重大意义,是我们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前提。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感触最深的是,老人们最怕面对的不是吃饭穿衣问题,而是生病以及独自面对陌生环境和陌生人群。

与敬老院集中养老模式不同,居家和社区养老是在自己熟悉的圈子里生活,有足够的价值认同,即使子女不在身边,需要的时候还是能得到有效帮助,是大家乐于接受的养老方式,或将成为未来主流的养老模式。

就政府层面来看,要高度重视,为居家和社区养老工作提供有力保障。养老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还是一个社会问题;养老不仅仅只是衣食起居、治病养生,还事关人文关怀、心灵抚慰。目前,市民政局正在编制《郴州养老服务专项规划》,为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提供相关政策依据。

“现在很多家庭模式多是‘4+2+1’,一对年轻夫妇要赡养四个老人,养老负担较重,年轻人压力很大。”郴州颐心养老机构董事长杨进说,居家和社区养老更适合当下老年人的养老需求,它结合了家庭养老和机构养老的优势,让老年人可以住在家里享受社区服务或机构提供的服务,同时,也解放了年轻人的手脚,让他们有更多的精力去干事创业。

市委、市政府坚持把健康养老养生产业作为重要支柱产业来抓,出台了《郴州市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工作方案》等一揽子改革措施,现在关键是要把这些政策措施创造性的落实好,把这些措施转变为惠及广大人民群众的实效。

就投资者层面来说,要抢占先机,切实抓住这一重大产业机遇。目前,我市老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全市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79.6万,占总人口的15%,呈现基数大、增幅快,老龄化、空巢化、高龄化显著的特点。而受尊老爱幼优良传统的熏陶,年轻一代在条件许可的前提下,在养老问题上更加舍得投入。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关键是投资者是否有足够的资金、是否有能力提供高质量的服务。

就从业者层面来说,要更新观念,树立崭新的职业认知。事实上,养老服务业从业者需要较高的能力素质,是一个朝阳产业。但记者了解到,受传统观念制约,他们不缺月嫂、钟点工,但是专门护理老人的人才奇缺。“护理人员的工作苦、累、脏,尤其是精神压力大,很多人不愿意干。现在从事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人员多数是50岁以上的妇女,文化水平较低,只能进行简单的服务项目,老人不满意,我们也不满意!”杨进说。


加大投入、提升水平:在高质量养老服务中实现自我发展

庞大的老龄人口,加上政策红利,吸引了不少社会资本涌入。但目前我市民间资本投入到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业的体量还非常小,发展水平与发达沿海城市、与全省其他试点城市之间还有较大差距,还处于行业改革发展的初级阶段。

影响投资者信心的原因多种多样,但是多数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大家反映最突出问题是场地问题,居家和社区养老推进用房是个大难题。记者在市民政局了解到,不少新建小区不能落实关于新建小区要按人均预留0.01平米用于养老用房的刚性规定;一些机构往往租用一些闲置老旧房屋,安全性、舒适性打了折扣,影响了整个行业形象。

投入成本高和回报慢,影响企业投资积极性。“我们提供的服务内容很多,但是老年人知晓度较低,且参与度较低,经营难度大。”郴州市国药福芯康养产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何磊说,老年人养老需求碎片化、多样化,达380多种类型,但目前老年人的需求信息与养老机构提供的服务不对称,往往造成资源的闲置浪费。

传统观念影响较深,入住率偏低导致难以为继。“我们在惠泽路社区的一家养老服务中心,原本入住率偏低,受疫情影响,亏损太大,目前已经关停。”郴州颐心养老机构董事长杨进说,很多老年人难以接受“花钱养老”的观念,部分机构存在入住率过低及床位闲置现象,导致企业自我盈利能力不强,有的企业甚至出现政府一旦“断奶”就难以正常运转的现象。

要解决这些问题,首先要充分运用好信息技术。“信息化建档,可以有效解决供需不对称性服务问题。”何磊说,目前他们正在利用自主研发的智能化信息平台、APP,为目标服务群体建立信息库,为他们量身定制适合自己的服务内容,同时各个社区之间进行信息交流,提升服务的精准性。

其次,要有真正高水平的服务能力。记者走访的居家和社区养老机构,多数还是处于基本生活保障、基本医疗保障型的服务水平。部分受访老人表示,由于服务不够专业和不够贴心,削弱了他们对部分居家和社区养老机构的好感,感觉自己花的钱“不值”。敏锐追踪养老目标客户不断提升的需求,适时调整服务的档次和水平,这是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企业必须做好的功课。


完善机制、加强引导:形成全社会重视抓好养老强大合力

不可否认,养老是服务老年人群的朝阳产业。朝阳产业生机勃勃,却十分脆弱。

目前,我市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的资金来源渠道比较单一,主要是政府提供资金补助,整合社区服务、志愿服务资源,自主盈利的少之又少,严重影响发展的可持续性,必须从体制机制上加大引导力度。

引导而不包办是基本前提。“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不能永远依靠政府资金扶持,要激发鼓励社会资本参与进来,才能形成可持续发展。”市委改革办专职副主任胡爱国说,在政府主导作用下,各市场主体可以通过购买服务,不断优化服务,形成良性竞争机制,让老年人选择面更广,同时激励各市场主体不断改进,提升服务质量。

合理规划和严格规范是基本保障。要实事求是,根据社区老年人、农村老人等不同群体的不同需求,各地不同的发展基础,因地制宜制定居家和社区养老规划。同时,要严格准入标准,把好入口关。“譬如,由于需求大、门槛低,北湖区人民路街道就四五家机构同时在做。从长远角度考虑,要统筹规划,避免恶性竞争,蛋糕有限,大家都吃不饱,最后谁都维持不下去。”胡爱国建议,政府部门需要制定和完善相应政策保障和中间信息化平台的建设,并进一步明确行业准入门槛、服务标准,做好区域规划。

良好的人才培训储备是根本保障。目前,我市已经部署郴州技师学院与民政部北京社会管理学员签署打造郴州养老护理人才培训基地,市政府与长沙民政职业学院联手培养专业人才。但是,我市人才储备与目前市场需求尚有差距,湘南学院法学院院长、教授周桂英建议,要加大支持力度,进一步鼓励相关高校、职业技术学校加大人才培养力度,推动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规范化、职业化、专业化,培养高素质护理员和中高层管理人员。另一方面,对从业护理员开展知识宣讲和技能培训,建立考评监督机制等。

务实精准的宣传是重要途径。当前,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知识普及不足,老年人对“花钱养老”等新兴理念认同不足,投资者对健康养老养生产业发展风向认识不足等等,制约了我市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的发展。可以充分利用主流媒体、新兴媒体,发挥好新闻宣传、社会宣传等作用,采取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展开宣传,让更多的人关心老年人的生活状态,齐心协力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不代表九庚网的立场和观点。

  • 丰富的养老产业全资讯
  • 全面的企业信息展示
  • 专业的企业宣传平台

九庚养老网

添加好友

网友评论:

  • 行业资讯
  • 政策法规
  • 数据报告
  • 展会资讯
  • 协会动态
  • 养老院